Saturday, December 10, 2005

关于广东的番石榴及其他生果

我们有时也叫“花捻”,记得在我乡下村头就种了很多,差不多就成了一个园子。在广东,种在屋子边的树不多,只有:香蕉,蒲桃,杨桃,黄皮,龙眼和番石榴。橙和荔枝一般是种在果园里的,而芒果以前是用来绿化的,果很小很小,经常是没有成熟青色的就掉下来。木瓜我们是用来煲汤不是用来当生果吃的。香蕉不是传统的木本的树,不可以爬,而且广东吃香蕉的方法是吃熟不是吃生的,于是被斩下来后还有一段日子才可以吃。杨桃和蒲桃味寡,黄皮倒是香气浓郁,酸甜可口的,只是肉薄,往往只是皮核之间的一点点汁水过过口瘾而已,都不是讨喜的生果。于是一般可以边摘边吃的好生果只有龙眼和番石榴了。一般在屋子前后种的龙眼树都很大棵,是祖先留下那一种,树底和最底分丫很远,不是业余的人可以爬的。我表姐以前的家里有一棵(还是石“夹”,就是肉很爽,很厚,核很小,每一粒大的可以吃的龙眼边边都有一粒小的未发育的小龙眼),我们于是要爬上三楼,用一枝竹,竹的顶端用打斩开,于是有一条缝,我们(其实是表姐不是笨笨的芒果)用它来夹住龙眼枝,于是芒果的蛮力此时派上用场,扭几下,粗暴地把枝折断,在扭的过程中,那枝把那缝塞的很实,于是把竹收回后,龙眼们就稳稳地落在两个馋嘴的人手中。

而我每次暑假回乡下都要去那个村头的番石榴林。我很喜欢吃番石榴,觉得很好吃(虽然芯的确是很难消化),但不知为什么在广东卖的那么贱。有两种:一种名叫“胭脂红”,据说是比较上品,比较小,比较圆,熟了是黄色的,有一抹淡淡的红,比较软,比较甜,芯比较软滑,种子比较小,一般人是不知不觉就吃了下去;另一种名不详,比较大,比较长,青色的,熟了也是主要是青色的(只是没有那么青),比较爽,比较酸,芯很硬于是很少人吃下去如果不是非常馋嘴的时候,我是非常喜欢这一种的。番石榴树比较矮,分叉得也很矮,树枝还算结实(尤其那时芒果还未长成大肥婆),我尤其喜欢有时皮掉下后树干是滑滑的,夏天穿短裤时爬树是凉凉的。但番石榴树是非常招惹毛毛虫的,有时你食得兴起时,会很恐怖地见到一条色彩鲜艳红黑相间的毛毛虫从你身边悠悠爬过。那种毛毛虫是会让你身痒(传说,我自己未试过),但还是吓不到我。而在龙眼树上比较多的是那种甲虫,会十分强烈味道的那种。如果把番石榴的叶子弄碎,会有一种比较强烈的味道,是有点象由加利树的味道,我很喜欢,很提神,于是经常辣手摧叶。可惜我没有多少机会见过它开花,于是也没有什么印象了。

其实我最喜欢还是爬它的树,我是非常笨手笨脚的人,于是很多专业的树都爬不上,但这番石榴的树实在太业余了,加上树枝的质感(掉皮后)非常好,我很喜欢爬。我还可以吊在树枝上打单杠呢。

至于小动物们偷吃,很可惜我在广东没有见过松鼠,所以不知它们吃不吃番石榴,不过广东有很多雀仔,而雀仔们是很喜欢吃胭脂红番石榴的。哥哥们告诉我雀仔们会拣(怎么做得到呢???),于是被雀仔们啄过的都特别甜和好吃,所以应该摘。虽然他们经常欺骗我,但这一次没有,因为我试过的确是特别甜。不过我不喜欢甜的,而且觉得吃雀仔们剩下的生果很恶心,于是也没有摘。我们是摘下就生吃(对,就是洗多不洗那种,在广东番石榴卖得实在太贱了,于是也没有什么人打理喷农药,我简直怀疑村头那些树是用作商业用途,因为我们可以随便爬树随便摘,也未受过任何干扰。)。至于沾盐水,那时我们对付菠萝的方法,至于为什么,大人们的官方说法是菠萝容易上火,盐水可以降火,如果不信中医,那么这种说法也是没有根据的。

在珠三角,还有一种树是很常见不过不知应不应归在果树上。那时一种榄,但和olive有所不同,是黑色的,我们叫“乌榄”,煮后质地是粉粉的象番薯,但有一点松的香味(榄树的树脂不少,在这一点上很象松树,不过我也知他们是没有多大联系的)。乌榄是一般用来腌咸菜的,统称“榄豉”,又有两种:一种是生就分成两半被剥下,放在盐水里腌,有点象这里腌的olives,但又有些不同,总之我是不能形容,但非常喜欢,可惜在市面没有得卖,只有少数人会做(我有幸姑姑会做),估计也会渐渐失传了(唉,当今有谁会喜欢吃咸菜呢?);另一种又名“榄角”,就是你们在粤菜馆可以点到的“榄角蒸鱼”会用到的,是煮了后再腌。而我最为喜欢但又非常少机会吃到的(因为榄的收获季节不是寒暑假,家里也很少主动买榄来吃因为好像只有我一个喜欢),就是新鲜下的榄(我有幸可以参加过一次下榄,就是用一枝竹很粗暴地打那棵树,然后榄就会落下来,就象你很粗暴地打一个人,那人会落泪一样。然后我们旧可以在树下捡),倒上新鲜的开水,很滚很滚的那种,等一阵间,榄就被煮(烫???)熟了,剥开皮(皮在咸菜中是可以吃的,但在这里会被剥开扔掉),就象一个非常小小的番薯,但好吃多了,然后在细白砂糖中滚一滚,就可以吃啦,由于榄有一点松的香味,再加上甜甜但不是太甜的糖,是很好吃的,而且一粒一粒地吃更是过瘾。剩下的核也有作用,里面有果仁,就是叫“榄仁”,用于作菜(尤其以前是没有如腰果等等进口的果仁时),或做一种叫“五仁月饼”(听起来很好听,但非常难吃,那个仁不是仁慈的意思,是果仁的意思。)。我见过提取榄仁的过程,乡下不少妇女在家务边从事此业。第一步叫“斩榄核”,就是把核斩开拔出榄仁(那时有一层红色的衣),而砧板是特制的,大约有.8米高,就是一树桩,而因为榄树是便宜木材中最硬的(因为太多了),于是那砧板也是通常是榄树树桩,倒真有点“煮豆燃豆萁”的味道了。

5 Comments:

Blogger Mango said...

This beautiful short essay is what drove me to wrote the above down. Copyright of Smile&Smile:

Guava

有一株Guava, 约两米高,枝叶伸展覆盖一米五方圆,春上开
白花,夏天开始结果,冬天(元旦后)果子成熟。果子幼年时
从夏至秋均呈青色,入冬后开始变色泛黄告知成熟。

Guava 叶子有点像枇杷叶,但比枇杷叶子稍微小一点。果实形
状介于枇杷和葫芦之间,看上去头大尾小,洋梨那样的形状。
Guava个头比枇杷大,比洋梨小,皮肤不像枇杷那么细腻,近
似于加州orange的皮肤。

Guava在果子成熟被采之后,大概二月份时,叶子会由深绿转
成棕色到铁锈色,慢慢枯黄掉落。枯叶掉完之日,正是春风
和煦之时,Guava又开始新的生命,貌似干枯的枝条上挤出
一颗颗青春豆,争先恐后地伸胳膊挤腿变成绿叶,眨眼之间
随春风染绿枝条。

11:04 AM, December 10, 2005  
Blogger Mango said...

The Guava in Canton ripes in the summer, so it's different to that of S&S...

11:06 AM, December 10, 2005  
Blogger Ben said...
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
7:53 PM, December 10, 2005  
Blogger Ben said...

Your blog is not good in IE.
You should have to change the template from


<head>
<title><$BlogPageTitle$></title>
<$BlogMetaData$>

to:
<head>
<$BlogMetaData$>
<title><$BlogPageTitle$></title>

details:
http://benincampus.blogspot.com/2005/07/about-bloggercoms-templates.html

7:54 PM, December 10, 2005  
Blogger Mango said...

Thank you. I will do it later on.

Now it looks perfect under Safari.

5:07 AM, December 11, 2005 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